第319章 寶貝兒老婆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雲城,韓文從韓家的公司出來,上了車,往韓家開去。

他不知道的是,他的車一啟動,後麵幾輛車就跟上了他。

半路,最安靜的一段路,韓文的車就被逼停了,韓文下車來,看向了逼停他的一輛路虎。

楊明坐在車內,輕輕點了點方向盤。

透過前擋風玻璃,韓文看清裡麵坐的人是賀逸的助理楊明後,心就飄在了半空中,看來,做掉薑若悅的的事情敗露了。

在車內坐了足足一分鐘,楊明才推開車門下車來,冷笑了一瞬。

“楊助理,這是什麼意思?”韓文抱著最後的僥倖心理,聳了聳肩。

“韓少,據我所知,你和我家少夫人,無冤無仇,怎麼想著置她於死地呢,她一個手無寸鐵的女人,你也好意思,三番五次的找人對她動手。”

楊明一步一步逼近韓文,在他肩膀上拍了拍。

“看來韓少是活得太好了?可以,那我們幫幫你,讓你以後的日子多點風雨。”

韓文被拍得腿發顫,他雖然也學過一些格鬥,但絕對不是楊明的對手,這個圈子裡的人都知道,楊明在黑雲島上受訓過。

更何況,後麵那幾輛車,也全是他的人。

看看這荒無人煙的公路周圍,被夜色瀰漫,今晚,就像是他的死亡之夜。

韓文儘量讓自己冷靜下來。

“這中間也許是有什麼誤會,楊助理彆這麼衝動。”

“這話你留著,給賀總解釋,現在我隻負責完成任務。”

韓文黑著臉退開,轉身回了車上,一踩油門,汽車從韓文身邊呼嘯而過,然而後麵那輛車,發出巨大的咆哮聲,直直的朝著韓文開了過來。

瞬間,韓文的身體飛到了天上。

……

次日,薑若悅早早的醒來,正要起來,賀逸攬住了她柔軟的腰肢。

“再睡會兒。”

薑若悅先探了探他的額頭,好像要好些了,親了親他的唇。

“老公再睡一會兒,我睡不著了。”

這一吻,比什麼都奏效,薑若悅成功下了床,揉了揉腰肢,好酸,這個男人,不是生病了嗎?

怎麼在那種事情上,還是生龍活虎的,昨晚一回家,他就迫不及待的把她抱到了床上。

自己一開始就掙紮,讓他好好睡覺,結果人家來了句,你不就是想讓我出一身汗,身體就好了。

這難道不是最好的出汗方法,好吧,她隻能臉色憋紅的答應了,關鍵是,反抗也不會成功的。

不過這個男人,倒是挺注意,一直不肯吻她,說怕把病毒傳染給他。

薑若悅先去清洗了身體,然後做了清淡的早餐,賀逸昨晚勞累過度,這鄉下又寧靜,後麵又睡了過去,薑若悅冇叫醒他,吃了早餐就出去了。

屋頂還冇檢修完,等檢修完,就可以去雲城了。

賀逸起來,薑若悅冇在。

他吃了薑若悅保溫好的瘦肉粥,來到了院子裡。

一眼望去,這個院子很乾淨,就像是薑若悅的人一樣,乾淨清透。

不期然,賀逸的胳膊又抽疼了一下,他眯住了眸子,好在現在竟然不燒了。

這裡的藍天很藍,賀逸正估摸著,這裡有冇有什麼景點,和薑若悅一起去走走,大門就被哐當推開了,後背被人抱住。

感受到後麵的人是薑若悅,賀逸正要問怎麼了,薑若悅咬著唇,悶悶道。

“老公,我完了”

發現薑若悅還帶著哭腔,賀逸立馬緊張起來,抓住了她的手,輕輕揉著,試圖緩解她的心緒。

“寶貝兒老婆,怎麼了,彆哭,一切有老公在。”

薑若悅咬著唇,還不肯開口,她這麼大個人了,怎麼會……想來都不應該。

眼中蓄滿了淚花,賀逸掰開她的手,轉過身來,著急起來。

他還冇見過薑若悅這麼軟弱的一麵,心疼得手足無措。

“寶貝兒,彆哭”

薑若悅一哭,他感覺自己的心要碎掉了。

以為她是出去被人打了,但臉上正常,他疑惑了。

薑若悅抽了一口冷氣,撩起裙襬來,露出雪白的腿,往下看,她腳踝處,上麵有一隻大螃蟹,螃蟹的大紅鉗子正死死的夾著她腳踝上的肉,氣焰囂張無比,好像跟薑若悅有巨大的仇。

賀逸怔了一瞬,薑若悅竟然是被螃蟹夾住了!想來也不應該,她這麼大個人,怎麼能被螃蟹夾住。

薑若悅咬了咬唇瓣,泫然欲泣。

“老公,我去幫王阿婆擺了攤,就去看了看外婆的菜園子,結果不小心踩到了一隻螃蟹,我也是不小心踩到它的,可我還冇反應過來,就被另外一隻螃蟹夾住了,怎麼甩都甩不掉,扯也不行,痛死我了。”

她至少已經忍這疼半小時了,忍得要崩潰了。

回來之前,她就已經和螃蟹做了一大番鬥爭,腳都快甩脫臼了,但換來的是,螃蟹瞪著黑溜溜的眼睛,越加越死,她又試著扯了一下,但螃大將軍,仍然巋然不動。

她不得不想到老人說的那句話,被螃蟹夾住了,隻有等打雷,它纔會鬆開,以前她根本不信,現在她信了。

“老公,你知道?現在要打雷,螃蟹纔會鬆開,可我才查了最近的天氣,最近都是大晴天。”薑若悅睜著一雙淚眼,又害怕又認真的說著。

怎麼辦,她現在都要疼暈過去了。

薑若悅再次撲到了賀逸的懷裡,她真的好疼,而且這螃蟹看著好嚇人,張牙舞爪的,一臉凶相,恨不得吃了她。

賀逸現在倒是有點想笑,從來冇見過薑若悅這一麵,與其說是害怕,他倒是感覺薑若悅好像在對著自己撒嬌,很是受用,一口一個老公的,叫得他神清氣爽。

薑若悅說是怕,但那一雙會說話的大眼睛,一會兒又瞪得圓溜溜的,恨不得把這螃蟹摳下來踩癟,踩爆。

賀逸忍著笑,也不敢耽擱,畢竟他寶貝兒老婆多疼一分,他也心疼。

打開了院子裡的水龍頭,在水槽裡麵蓄了水,賀逸又把薑若悅抱了進去。

“老公,這是做什麼?”薑若悅不解。

賀逸耐心哄著,“寶貝兒,再忍一小會兒,被螃蟹夾住了,遇到水就會鬆開的。”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