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09章 寧王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

第909章寧王

習政殿,得知徐長青求見,李辰直接讓他進來。

“微臣徐長青,參見太子殿下千歲......”

“不必多禮。”

李辰揉了揉太陽穴,但感覺腦袋依然脹痛,乾脆就揮揮手讓萬嬌嬌站在自己身後給自己按摩放鬆一下,半閉著眼睛,李辰說道:“有事?”

徐長青輕聲道:“殿下,文王雖然無禮,但處理他便是了,殿下可千萬不要因為這些事而氣傷了身子。”

李辰睜開眼睛看著徐長青,笑道:“你們訊息倒是靈通,今天纔剛發生的事情,現在就滿城皆知了。”

“你侄子和你說本宮被文王氣得不輕,這會兒正暴躁著,讓你小心點吧?”

徐行情聞言趕忙想要解釋。

如今徐君樓怎麼說都算是東宮近臣,接觸的全是太子日常起居和工作的生活,這樣的位置上極其敏感,最忌諱的就是嘴多,徐長青無論如何都不想給太子殿下留下不好的印象。

“不用解釋了。”

李辰打斷了徐長青的話頭,說道:“這是人之常情,你待他如子,他敬你如父,若是本宮心情不好,讓你小心點說話都不知道提醒,這樣的人不是笨就是壞,不管是哪個本宮都不放心留在身邊。”

李辰說完,拿了一份密奏丟給徐長青,說:“本宮心情不好,不是因為文王的事情,文王故意噁心本宮,雖然手段下作,可說白了都是些上不得檯麵的伎倆罷了,他要試探,本宮就滿足他,把他的人裝進箱子裡回敬給他,都是小事。”

“真正讓本宮覺得麻煩的,還是這個。”

徐長青聞言接過了密奏,仔細一看立刻皺起眉頭。

上麵的內容,赫然是說耶律神玄已經平安迴歸遼國,眼下月牙關外遼國六十萬鐵騎,正蠢蠢欲動。

看完內容,徐長青抬頭嚴肅道:“寧王那邊,冇攔住?”

“冇攔住是正常的,耶律神玄身邊好歹好幾個高手拚死保護,保護耶律神玄一個人出境不算是什麼登天的難事,但讓本宮好奇的是,他居然能如此輕鬆地就脫身。”

借寧王之手殺人,這是李辰和周平安一起想出來的法子。

徐長青作為東宮心腹,也是知曉內情的。

眼下週平安已經去了南河行省,於是李辰能商量的人,也就是剩下了蘇震霆和徐長青兩個。

蘇震霆現在正忙於安排佈置應對趙玄機的事情,動不得,而徐長青恰好又湊了上來,李辰便問他:“你覺得這件事情,和趙玄機有冇有關係?”

徐長青細細思索一陣,然後說:“微臣覺得關係不大。”

李辰麵無表情,道:“講。”

這是讓徐長青說理由了。

徐長青立刻說道:“此去月牙關,路途遙遠,光是訊息傳遞一來一回怎麼也要半個月的時間,而趙玄機是如何得知我們借寧王殺耶律神玄這個計劃的?”

“先不管這個問題,他得知了這個計劃,想要阻撓,那麼必然要把訊息或者命令傳到在月牙關,甚至在寧王的手下,聽命於他的人手上。”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