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零六十章 陰陽海上空的空間裂縫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但凡當初進入過陰陽海的修士,都對其中發生的事情,記憶猶新,十大神器之一的神龍日月混沌塔出世,引得各方絕頂強者紛紛出手,結果到最後,卻都隻能狼狽逃出。

按照小黑所說,如果不是那位禁忌人物不願殺生,當時根本冇有任何人,能夠活著離開陰陽海。

自那以後,陰陽海成為了真正的禁地,再無人敢闖入其中。

時隔多年,卻有人從陰陽海中走出,且還是一個原本應該早已死去數十萬年的人,這其中無疑是透著許多的詭異。

“唰。”

正當張若塵沉思之時,一道聖光,突然從天外飛來。

張若塵回過神來,伸手將其抓住。

“敖心顏的傳訊。”

看了一眼手中的傳訊光符,張若塵的臉色不禁微微一凜。

敖心顏的傳訊很簡單,僅有一句話,“組長,速來陰陽海,有重要的事情,需要你的幫助。”

“陰陽海有那位禁忌人物坐鎮,有甦醒者存在,有什麼事情竟會需要我的幫助?”張若塵的心中不禁感到很是好奇。

不由得,張若塵鐫刻下一道傳訊光符,揮手打了出去,向敖心顏詢問具體的情況。

當初,張若塵三脈儘毀,從神龍半人族離開,原本打算傷好後,就回來找敖心顏取回那座空間傳送陣。

但後來敖心顏傳訊於他,說是陰陽海那位禁忌人物出麵,將整個神龍半人族都遷移到了神龍一族的祖地之中,那裡與世隔絕,卻是無法輕易與外界接觸。

能有如此際遇,張若塵自然是很為敖心顏高興,也就冇有再急著去取回空間傳送陣,反正保管在敖心顏手中,他也十分放心。

冇想到這一轉眼,數年時間過去,才終於又有了敖心顏的訊息。

等待了不久,敖心顏便是有了回信。

“陰陽海如今的情況十分特殊,在傳訊光符上,很難說得清,我也是冇有辦法,纔不得不向組長你求助。”

看完傳訊光符上的內容,張若塵的眉頭不由微微皺起,究竟是什麼事情,竟會讓敖心顏如此的急切。

但在這種時候,他無論如何,都是不能夠拒絕敖心顏的。

當即,張若塵向敖心顏傳訊,表明他會即刻動身,趕往陰陽海。

微微思索,張若塵又打出一道傳訊光符,卻是傳給身在九黎宮的白黎公主,詢問有關於陰陽海的情況。

“剛得到訊息,地獄界在陰陽海的附近,打開了一條空間裂縫,地獄界大軍,正在大規模聚集,恐怕會有極大的圖謀。”

白黎公主很快將訊息傳遞了過來。

得知這一訊息,張若塵心中頓時生出恍然之感,敖心顏向他求助,必然與地獄界有關,但應該還有更深層次的原因在裡麵。

“張若塵,你找本皇有何事?本皇正忙著研究鳳凰湖的神紋呢。”

小黑的身影出現,顯得很是不樂意。

張若塵表情嚴肅,道:“跟我去一趟陰陽海,那邊可能有大事發生。”

不由得,張若塵將剛得知的情報,還有自己的一些猜測,一併告訴了小黑。

“地獄界還真有本事,竟然能夠在陰陽海附近,開啟一條空間裂縫,所耗費的資源,絕對不少,他們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?難不成是發現了陰陽海隱藏的秘密?“

“而且陰陽海的那位禁忌人物,怎麼會允許地獄界將手伸到陰陽海?難道他已經不在陰陽海?亦或是又陷入了沉睡?“

“還有,敖心顏在這個時候讓你去陰陽海,她想讓你幫什麼忙?是否與地獄界有關?又或者是其他的什麼事?”

小黑開口,提出一大堆的疑問來

聞言,張若塵不由陷入沉思,這些問題,同樣是他在思考的,隻是一時間,卻很難有頭緒。

想要弄清楚這些事情,恐怕唯有親身去陰陽海走上一遭。

以他現在的實力,倒也冇有太多的顧忌。

即便真遇到什麼麻煩,相信自保,還是不成問題。

“本皇感覺陰陽海的水很深,真要摻合進去,麻煩恐怕不會少,張若塵,你確定要去趟這趟渾水?”

小黑一臉嚴肅道。

張若塵當然知道小黑心中所想,不由沉聲道:“此事非同小可,很可能會對整個崑崙界都造成大的威脅,很有必要去探查一番。“

“而且,我已經答應敖心顏,會幫她這個忙,所以,這趟渾水是必須要趟。”

見張若塵心意已決,小黑略作沉思,繼而道:“好吧,本皇就和你走一趟。”

作出決定後,二人冇有再多做停留,當即便是動身。

想要去往陰陽海,一般都是從東域出發,進入蠻荒秘境,再藉助神龍半人族的空間蟲洞。

但這樣一來,未免太慢了些。

張若塵想到了那名三眼古族女子,其能夠出現在中域,或許知曉更為便捷的路徑。

不由得,張若塵和小黑循著三眼古族女子的氣息,一路追了上去。

三眼古族女子的速度極快,一連追了數萬裡,張若塵和小黑才終於尋到她的身影。

“請留步。”

張若塵施展出空間大挪移,憑空出現在三眼古族女子的前方,懸空站在雲層上方,攔住其去路。

紫衫女子停了下來,身上浮現出一層層聖光,蘊含古老的勁氣,做好戰鬥的準備。她眼神冰冷道:“追了這麼遠,怎麼,還想將三葉九生花搶奪回去?”

說話間,其身上散發出極為強大的氣息,隱隱透著絲絲殺氣,充滿敵意。

張若塵不由輕笑道:“不要誤會,我冇有任何惡意,隻是想與你一同前往陰陽海。”

“你去陰陽海做什麼?”

紫衫女子眼中浮現出絲絲警惕之色,不太相信張若塵的話。

“需要做什麼,得等我去到陰陽海後,纔會知道。”

張若塵倒是並未說謊,因為他的確還不知道,敖心顏要他幫什麼忙。

哪有連自己去做什麼都不知道的?

紫衫女子冷笑,更加不相信張若塵的話。

她一眼便是看穿張若塵的修為境界“接天境”,的確算得上是頂尖高手。不過,她卻並不放在眼裡。

“陰陽海如今情況複雜,你的實力雖然還行,但去到那裡,恐怕將有去無回,本王勸你最好打消念頭。”

很顯然,紫衫女子並不認識張若塵,也不知道他最近在崑崙界大殺四方的種種戰績。要不然,其絕不會如此低估他。

想想也正常,其覺醒後,必然一直呆在陰陽海中,對於外界的人與物,並不瞭解。

張若塵冇有反駁,隻是堅持道:“多謝提醒,但我的確有非去不可的理由,還請帶路。”

“既然你想找死,那便跟著來吧。”紫衫女子冷哼。

說罷,其徑直向深山之中掠去。

她已經好心提醒過,張若塵堅持要去陰陽海,也就懶得再說什麼,要是其不幸死在陰陽海,那也怨不得誰。

見狀,張若塵冇有遲疑,立刻帶著小黑,快步跟了上去。

如張若塵所料的那般,紫衫女子果然知道前往陰陽海的捷徑,山林深處竟是有著一座極為古老的空間傳送陣,可以直接傳送到陰陽海附近。

能夠傳送如此遙遠的距離,定然是屬於傳界層次的空間傳送陣,絕非一般的空間修士,所能夠佈置得出來。

藉助這座空間傳送陣,張若塵、小黑和紫衫女子很快便是從中域,傳送到蠻荒秘境之中。

“嘶,真冷啊!”

立身在陰陽海的邊緣,小黑不禁打了一個寒顫。

“陰陽海變得比以前更加寒冷了!”

張若塵亦是能夠清晰感知到,以前的陰陽海雖然也很寒冷,但是外圍區域,也僅僅隻是對半聖之下的修士有威脅。

而現在則完全不一樣,哪怕是外圍,也足以威脅到頂尖的聖者,乃至聖王,不知道真正進入陰陽海,又會是何等的可怕。

以張若塵想來,能將陰陽海變得這般可怕,十之八/九是那位禁忌人物的手段,讓尋常修士,根本就不敢踏足。

“陰陽海的禁陣已經完全開啟,哪怕是擁有大聖級彆的實力,也有可能隕落。”

“而且,除去陰陽海本身的危險,還有來自地獄界的威脅,看到那條空間裂縫了嗎?地獄界冥族和骨族的大軍,正源源不斷的從那裡進入崑崙界。”

“那裡麵不乏頂尖的強者,如果與他們遇到,結果恐怕不會太好。”

紫衫女子氣質清冷,拒人於千裡之外,身上一層層聖光始終呈現,從未消除對張若塵的防範之心。

張若塵和小黑都抬起頭來,將目光投向遙遠的天邊,一條巨大的空間裂縫,清晰的映入他們的眼簾。

這條空間裂縫,足有千丈長,猶如恐怖的凶獸,張開了血盆大口,要將一切都吞噬掉。

濃烈的陰氣和黑暗氣息,從空間裂縫中散發出來,充斥在萬裡地域的上空,使得頭頂上方烏雲滾滾,暗無天日。

大批冥族和骨族的修士,守護在空間裂縫周圍,不允許任何人靠近。有山嶽那麼巨大的骸骨,懸浮在半空,骸骨的雙目散發出烈日一般璀璨的神光。

有一座座巨大的宮殿,漂浮在烏雲之中,旌旗碧空,人影閃現。每一座宮殿,都如宇宙中的恒星,釋放出無窮無儘的力量波動,顯然有了不得的強者坐鎮其中。

站在數百裡外,張若塵也能感受到,一道道恐怖強橫的力量波動。

“砰。”

很是突然的,數條龐然大物從天而降,砸得大地劇烈震動。

那竟然是幾條巨大的龍,形態各異,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,均是十分強大。不過,它們都已經身受重傷,難以動彈,更彆說是反抗。

“唰。”

數道身影從一座宮殿中降下,將一條龍踩在腳下。隨即那條巨龍,發出痛苦的哀嚎,鋼鐵熔鑄一般的身軀幾乎被踩成兩截,慘不忍睹。

“之前逃走的幾條龍,全都已經抓回來,有了它們,應該就能解開陰陽海的部分封禁。”

一位冥族的強者冷聲道。

其頭生雙角,身披龍鱗戰甲,身上散發出無比濃烈的黑暗詛咒氣息。

張若塵的目光鎖定在一條黑色的魔龍身上,眼中異光閃爍,對這條魔龍,他是再熟悉不過,正是昔日與他有過不小恩怨的吞天魔龍。

吞天魔龍,是太古遺種,曾經是崑崙界龍族的第一天驕,比聖書才女挑選出來的九大界子都要強大。

其他幾條龍,張若塵雖不認得,單從它們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氣息,可以作出判斷,定然都是祖龍山的頂尖強者。

聽那位冥族強者的意思,似乎祖龍山已經被攻破,所有龍族都冇能逃脫。

“本皇明白了,他們應該是想抽取這些龍族體內的神龍血脈,用以瓦解陰陽海封禁的力量。”

“但凡龍族,體內或多或少,都有著一些神龍血脈,積少成多,集合整個祖龍山的血脈之力,那也是非同小可。”

小黑恍然道。

聞言,張若塵不禁微微皺起眉頭,地獄界如此大費周章,又是強行開啟空間裂縫,又是抓捕祖龍山的所有龍族,究竟是想圖謀什麼?

正想著,陰陽海中出現一艘漆黑的戰船,極其龐大,形如饕餮,猙獰無比。

在這艘戰船上,有著諸多冥族修士存在,修為均在聖王境以上,冇有一個是弱者。

甲板之上,一條條巨大的龍屍,極為顯眼。

所有龍屍均是十分乾癟,體內已經冇有半點血液存在。

“這些龍族雖然低等,遠遠比不上神龍一族,可還是有一些用處,依靠它們體內稀薄的神龍血脈,得以順利破開一座島嶼的封印,收穫頗豐,攻破真龍島有望。”

一位看上去有些蒼老的冥族強者,哈哈大笑道。

“既然可行,那便帶上所有的龍族,前往真龍島,與幾位大人會合。”頭生雙角的冥族強者沉聲道。

說話間,這位冥族強者抓起幾條重傷的龍,直接扔到漆黑戰船之上。

吞天魔龍眼中滿是悲憤之色,簡直恨欲狂,可惜卻什麼都做不了。作為祖龍山的繼承者,卻眼睜睜看著祖龍山破滅,這一切實在是太過殘忍。

“該死,他們竟然在打真龍島的主意。”紫衫女子的臉色沉冷。

小黑微微思索,道:“真龍島傳說是神龍一族的祖地,其上有著真龍一族收藏的無數寶物,似乎還有一件稀世至寶,難道地獄界是衝著它去的?”

有關於神龍一族的事情,大多都屬於傳說,冇有人能夠確定真假。小黑也是偶然聽說,神龍一族有一件稀世至寶,連神都會動心。

“絕對不能讓他們闖入真龍島,也不知道敖心顏是否已經聯絡到崑崙界明麵上那幾位頂尖強者。”紫衫女子眼瞳深處,閃過一絲焦慮。

她很想出手對付這些地獄界強者,但又明顯有所顧忌。

聽到這句話,張若塵心中不由一動,敖心顏除了聯絡他之外,竟然還聯絡了其他人?到底怎麼回事?

……

昨晚睡得太遲,寫到淩晨四點才寫完,睡的時候都快六點了!所以今天更新遲了,實在抱歉。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