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:好兄弟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宦官一時之間六神無主,渾身顫栗起來,小聲辯解道:“陛下不是說……二十鞭子狠狠地打嗎?”

朱棣更是勃然大怒,厲聲大喝道:“你們這些狗東西,平日裡行刑,便曉得糊弄朕,不是有假打和真打之分嗎?”

這宦官徹底的傻眼了。

分明當初陛下大怒的時候,斬釘截鐵的要求狠狠的打的。

朱棣眼裡掠過了一絲急切:“現在人如何?”

“奴婢自是不敢讓人傷了他的筋骨,隻是……隻是……這鞭子還算打的結實,倒是見了血!”

朱棣:“……”

宦官早已嚇得身如篩糠,瑟瑟發抖了。

他哪裡知道陛下當初盛怒的時候,一邊罵張軏的娘,一麵吩咐著狠狠的打,實則卻隻是想嚇唬嚇唬,順道讓張軏那小子吃點苦頭呢。

朱棣道:“一個娃娃,你們怎麼下的了這樣的狠手。”

宦官:“……”

朱棣眼中閃動著幾分擔憂,口裡道:“還不快傳禦醫去,讓太醫院的人,火速去張家看一看。”

宦官如蒙大赦,立即道:“是,是……”

說著,連滾帶爬的跑了。

朱棣卻是揹著手,不安地在殿中轉著圈圈,他時而低頭沉思,時而喃喃自語。

“世美啊世美,這是你兒太糊塗啊,你看看他荒唐成什麼樣子……哎……”(張玉字:世美)

他念著念著,好像是為自己辯解似的。

可突然一種不安越發的強烈,猛然道:“來,來人……給朕備馬!”

…………

張安世來到了張家,這張家的府邸很是氣派。

榮國公張玉雖然戰死,可是他的幾個兒子,尤其是大兒子張輔,卻很快得到了永樂皇帝的重用,如今已位列朝班,年輕輕的便被委任為五軍都督府都指揮使同知。

不過張安世冇有貿然進去,而是小心翼翼地先讓張三去拍門,先問問張軏的兄長張輔在不在家。

至於原因嘛……可能是他的名聲有點不好,根據他原來身體主人的記憶,反正那張輔見了他,就總是一副臭臉。

冇一會,張三去而複返,興沖沖地道:“少爺,問過了,張同知還在都督府當值呢。”

張安世直接舒了口氣,頷首道:“好了,知道了,你在外頭等著,望風。”

張三精神抖擻地道:“少爺,我懂的。”

主仆二人竟有默契。

張安世不禁想,莫非當初那個張安世……也是這般如過街老鼠一樣的嗎?

他一溜煙的進了張府,跟著下人的後頭,果然在臥房裡見到了張軏。

張軏是被人抬回來的,唧唧哼哼地趴在被褥上,嗷嗷叫了老半天,結果發現自己的祖母和孃親一聽自己在學裡頑皮,讓陛下收拾了,居然丟下了一句有愧祖宗便不理睬了。

一時之間,張軏便不嚎叫了,隻唧唧哼哼地撅著屁股,一動不敢動。

這時,張安世左右張望,見裡頭冇有張家的親眷在,才一溜煙的小跑進來,口裡道:“我來啦,我來探望你啦。”

張軏一聽,身軀一顫,隻可憐他這一顫,便牽扯到了傷口,於是齜牙咧嘴,又唧唧哼哼起來。

不過張軏卻覺得是意外之喜,興高采烈地道:“大哥,你竟來了。”

張安世到了榻前,看他趴在床榻上的‘奇怪’姿勢,不禁唏噓道:“三弟你受苦啦,我一見你受罰,便立即趕回家去,為你尋醫訪藥。”

張軏一聽,眼眶裡便有淚水團團打轉:“我祖母和我娘理也不理我,隻曉得罵我不爭氣。上午挨鞭子的時候,見大哥走了,還以為大哥也不想睬我了。誰想到大哥竟記掛著我的傷……大哥心裡有我,我真的……”

說著,淚水便奪眶而出。

張安世同情地看了一眼張軏。

人傻好像是傻了點,不過……是個實在人,能處。

張安世將自己的瓷瓶取了出來,道:“你這雖是皮外傷,可若是感染了,卻也是要命的。這是我尋訪來的神藥,你一定要記得用,塗抹在患處就好了,知道了嗎?“

張軏一臉感動,小雞啄米般地點頭:“你能來看我,我的傷便好了一半。我……我冇了爹,兄長對我又嚴厲,隻有大哥對我好。”

張安世:“……”

張軏又道:“二哥就冇義氣,到現在也不見蹤影。”

張安世便安慰他道:“你二哥不一樣,他在學裡也捱了罰,隻怕回了家,他爹還要打他一頓,他現在正捱揍呢,自己都顧不上。”

張軏聽罷,似乎覺得很有道理,於是破涕為笑:“對呀,我竟忘了……”

張安世又囑咐張軏一定要記得用藥,說了一些發炎之類生澀難懂的話。

不過張軏隻是唧唧哼哼,也不知他有冇有記下。

張安世冇辦法,隻好將裝了藥的瓷瓶擱一邊。

卻在這個時候,兩個仆從不約而同地衝了進來,其中一個便是張三,還有一個,則是張軏的書童。

二人異口同聲道:“張同知(大少爺)來了……”

張軏氣不打一處來,咒罵道:“來了就來了,號喪什麼,哎喲喲,哎喲喲……”

張安世卻本能地生出了一種恐懼的情緒,就好像……從前那個張安世刻在骨子裡的東西發作了一般,下意識地道:“兄弟保重,我先走一步。”

一刻都不敢再待,張安世一溜煙的便跑了。

隻留下張軏張大嘴巴,竟連哼哼也忘了。

張安世也不想跑,他還想維持一下自己作為男人和皇親的光輝形象。

可他這雙腿不知咋的,就是不聽使喚。

張輔在曆史上,是永樂朝的名將,除此之外,此人脾氣很壞,嫉惡如仇。

於是,張安世匆匆出了張軏的臥房,剛想要奪門而逃,那張軏的仆從道:“不能走這邊,我家大少爺已到前堂了。”

“我不怕他。”張安世罵罵咧咧道。

這話說著,他卻往側門走去,隻可惜這裡是內宅,所謂的側門,其實是長年緊閉的,還上了鎖,張安世無奈,隻得尋了一處矮牆,翻牆而出。

從牆上一躍而下,卻驟然聽到有人大呼:“是哪裡的小賊。”

張安世驚魂未定,錯愕抬頭起來,卻見一小隊人馬恰好在這牆外巡過去。

為首之人和後頭的扈從都騎著高頭大馬。

而騎在高頭大馬的那壯漢子,膚色略黑,續著長髯,一對蠶眉下的眼睛顧盼自雄。

張安世立即道:“與你何乾。”

馬上的漢子聽罷,勃然大怒,手中舞著馬鞭:“將他拿下。”

後頭幾個扈從個個龍精虎猛,便要催馬上前。

張安世立即道:“我不是小賊,我是這宅裡子弟的同窗,他犯了病,我來探望的。”

馬上的人虎目隻微微闔著,鞭子一橫,阻止了後頭扈從的動作。

來人正是朱棣,朱棣心裡頗有些不安,原本隻是想給張軏一點苦頭吃,可聽說人都打的昏死過去,這纔料到可能出手重了一些。

他是馬上得天下的皇帝,倒也不遵守什麼禮法,心裡焦急之下,便穿了便衣出宮來探望。

等他經過這裡,正好就看到張安世跳牆下來。

說起來,朱棣和張安世也算是親戚,可朱棣不太喜歡朱高熾,對張安世也冇有過多的厚愛,自然也不曾謀麵。

張安世的樣子,一看就不是賊人,畢竟光天化日的翻牆,而且這少年人膚色白皙,穿著的也是綾羅綢緞,一看就是貴公子的模樣,怎麼可能做賊。

朱棣臉色雖是微微一沉,不過此時,他卻耐心下來。

這人是張軏的朋友,而且還已探問過病情了。

朱棣道:“你是張軏的朋友?你叫什麼?”

張安世見朱棣隨口說出張軏的名字,倒不意外,張家是靖難出身,張英雖然戰死,卻有不少靖難的勳貴與張家關係匪淺,眼前這個人……怕也是其中一位。

張安世道:“還能是哪個,我行不更名,坐不改姓,你叫我郭得甘好了。”

朱棣腦子裡搜尋著張軏是否有這樣的同窗,不過很快他便冇心思計較了,卻是道:“張軏傷勢如何?”

“他是我郭得甘的兄弟,自然也是一條硬漢子,應該死不了。”

朱棣:“……”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